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乾坤居士何东兴的《易经》博客

致力于周易与社会自然科学研究,探讨宇宙规律,感悟人生真谛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幼年时运不佳,政治条件差,当放牛娃、打柴火、挖药材、开荒地、种庄稼、做面皮、烧石灰、修水利、 当民工、学木匠、干瓦工、盖房子、任会计、操股票、读师范、上党校、干编辑、修大学、任科长、主任,提拔后多年才入了党。淡泊名利、相信天道酬勤,在《中国职业技术教育》《人力资源管理》《西部财会》《宝鸡组工》等刊物发表论文、心得文章120多篇,个人专著有《寸心天地》《周易卷》共42万多字。学习《周易》近30年,略有领悟,朋友称我易学大师,本人实不敢当,始终致力于《周易》与社会、自然科学探索研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心中坚强的脊梁(三)【原创】  

2014-03-03 12:55:48|  分类: 父母的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怀念我的父亲(三)【原创】 - 乾坤居士 - 乾坤居士何东兴的周易博客

心中坚强的脊梁

——怀念我的父亲

 有人说:父亲是一本书,只有自己做了父亲,才能真正读懂这本书。这话一点不假,父亲离开我们整整28个年头了,至今他老人家堂堂正正为人的品德,勤勤恳恳做事的表率,刚强瘦弱敢当的脊梁,平时孜孜不倦的教诲,始终铭记心头,影响着我的人生。

 (三)归耕故里

  20世纪60年代,宝鸡那所令多少人羡慕的高级中学给了父亲一生很多的荣耀,也给了父亲一生最大的灾难。1966年 史无qian例的无chan阶级文hua大ge 命在全guo轰轰烈 烈开始了,从起初的停课闹ge命,到后来打倒一切牛gui蛇神。由于家庭出身地 主成分的原因,父亲被补戴地zhu分zi帽子,于19699月遣返原籍老家——岐山  县京当公社下河小队接受贫下中nong监du改造了。

 那一段“劳动gai造”是父亲一生中经受肉体和精神折磨的灾难时期,也是我们家最最暗淡地生活岁月。父亲1947年毕业于西安翠华山省立高级中学,解fang前就当教师。虽说他生于岐山箭括岭脚下的农村,但农业种植方面的撒子犁地、割麦扬场、育苗栽培等活路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一窍不通。隔行如隔山,从一个文化教书人到做一个内行的庄稼汉,父亲所流淌的汗水和经历的心酸是无法用数字计算的,也是一般常人难以想象的。当时生产队一个男劳力每劳动一天挣10分工,可是父亲一天只挣8分工。由于我们地处渭北原上的山坡地带,坡地里长不出好庄稼,那时生产队每10分工为一个劳动日,其价值大概0.13元左右,全年下来父亲的劳动总收入也就30多块钱吧,我们家的日子过得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为了不连累大伯大妈的哥哥,我们与他们分家另住了。表面上看是与“地主分  子划清了阶级界线”,但是,哥哥们从心底里对父亲仍存感恩。1971年腊月二十八了,家里一点年货也没置办,原因很简单,没钱赶年集啊!我背着吊水的绳子,跟父亲去麦场上的水窖挑水。西安工作回家过年的二哥,提着3斤左右的大肉从村子那边向我们走了过来。到跟前,二哥四周望了望,扑通将手中的大肉溜进已经盛满水的水桶,没说话,笑了笑,回身又向村子里走去。水溢了一地,父亲也没说话,挑起水桶就回家了。那一年我们过年才算吃上了正宗的岐山臊子面。

 父亲身材虽然单薄,个性内向,但他一生只屈从于真理,生产队繁重的活路只劳其筋骨,根本没有压垮他的精神。按照建guo初期的“土gai政策”,解fang前三年上学的学生是不能定为地zhu分zi的。父亲就选择了写信方式向上级“革命wei员会”反映自己的问题,要求组织对“地zhu分子”给予澄清。可是在十年文  革动乱期间,哪里还有什么道理可讲呀!每次反映材料寄出,都会被批回原处,而且每次都伴之而来的是“破坏nong业学大zai”罪名,召开全公社社员da会批dou父亲。此所谓:打击jie级di人的嚣张气焰!每年生产队粮食产量“过不了黄河、跨不了长江”,通通归咎为父亲“翻an”破坏造成的后果。因此,地主fen子何存元的名字,七十年代初在岐山箭括岭脚下是出了名的头号“阶ji敌ren”。命数随天定,半点不由人。这也许是父亲命中注定该有此劳役之灾,也是13岁上初中一年级的我辍学进大石沟给生产队当放牛娃的主要原因。但是,无数次批斗大会的低  头认罪,始终没有压垮父亲那瘦弱而不甘屈服于“文ge动luan”的脊梁,而且一次次宣示着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心中真理至上的阳刚之气。

 乌云终究是遮不住太阳光辉的。1974年毛zhu席党中yang平fan“文ge”冤假cuo案,戴在父亲头上的“地zhu分zi”帽子终于被摘掉了。父亲又重返教育工作岗位,被分配在陕西省凤翔师范学校工作,此为我们一家人心存感激的特大事件。当时一下子给父亲补发了5000多元的工资,我家突然从一穷二白实现了华丽转身,成为我们那一方远近有名的“暴发户”。

 否极泰来,时来运转,从天而降的好事使一家人始料未及,我们一家从此走出了生活和精神的阴霾,迎来了人生旅途中有一次充实温暖的阳光。

怀念我的父亲(三)【原创】 - 乾坤居士 - 乾坤居士何东兴的周易博客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3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